22年后 我还是会爱上淑女屋

22年后 我还是会爱上淑女屋-幽兰花香

有人说,属于中国千禧年的时尚只有非主流?

此言差矣,看到淑女屋千禧年的天鹅湖广告大片,这个问题似乎有了答案。少女羞涩温柔,没有过度修容的妆面突出东方韵味,仙范儿十足的裙装也满足了我们对公主的所有幻想。

22年后 我还是会爱上淑女屋-幽兰花香

22年后 我还是会爱上淑女屋-幽兰花香

22年后 我还是会爱上淑女屋-幽兰花香

22年后 我还是会爱上淑女屋-幽兰花香

很长一段时间,淑女屋保持着超高质量的审美输出,她的每件衣服都有与之匹配的名字和美丽故事。在那个奢侈品还没有普及的年代,很多女孩即使只有两三千一个月的工资,也愿意在淑女屋消费一件将近千元的单品。在把包装精美的淑女屋纸袋子拎回家的路上,挤地铁都多了一丝矫情的精致,毕竟这时候的自己也和艺术沾边儿了!

现在再来看看淑女屋的画报拍摄,我们似乎对过去的品位感到怀疑。

22年后 我还是会爱上淑女屋-幽兰花香

22年后 我还是会爱上淑女屋-幽兰花香

不必怀疑,因为淑女屋近十年的形象管理都是空白的。

淑女屋的创始人匡子在1991年成立品牌,她没有学过设计,却很喜欢画画、织毛衣。一旦进入设计状态,匡子就会陷入某种情感当中,周围的一切便与她无关了。所以画报总是与设计一脉相承,流露着南方女孩千丝万缕的静谧与含蓄,如她所说,“我喜欢东湖,那时候还常常去湖边玩,还有梅园,这些都曾是我创作的灵感。”

22年后 我还是会爱上淑女屋-幽兰花香

22年后 我还是会爱上淑女屋-幽兰花香

22年后 我还是会爱上淑女屋-幽兰花香

看似形势大好却暗流涌动,匡子过于自我的管理方式一直被员工在论坛吐槽,2010年,淑女屋首次公开募股(Initial Public Offering)失败更是沉重一击。随后电商席卷、品牌口碑下滑,没跟上快节奏发展的淑女屋也丢掉了“讲故事”的强项……

听说最近匡子重新执笔,不知道还能不能跟上中国设计呢?

繁复的荷叶边、层叠纱质……淑女屋的审美在潜移默化中影响了很多人。那时候消费不起淑女屋,会退而求其次选择阿依莲;现在走红的不少国产设计师品牌,比如Le Fame等都是以甜美公主风赢得市场;甚至不少外国仙裙品牌也会因为天真烂漫的广告海报在小红书上悄悄走红……所以淑女屋当时也的确找准了女孩对浪漫格外执着的痛点呢!

22年后 我还是会爱上淑女屋-幽兰花香

Le Fame 2022春夏系列

22年后 我还是会爱上淑女屋-幽兰花香

Cecilie Bahnsen 2022春夏系列

22年后 我还是会爱上淑女屋-幽兰花香

Simone Rocha 2022春夏系列

原来中国设计师早从90年代就在摸索“国风”的定义,现在找到答案了吗?

22年后 我还是会爱上淑女屋-幽兰花香

什么是中式?

江南烟雨、风流乖张

都可以是中式

说到国风,旗袍、中山装等中式版型是绕不去的一关,在SAMUEL GUÌ YANG、UMA WANG等中国设计师品牌当中都能看到我们对新中式的理解——道骨仙风,拥有让人平静的力量。

22年后 我还是会爱上淑女屋-幽兰花香

22年后 我还是会爱上淑女屋-幽兰花香

▲SAMUEL GUÌ YANG

22年后 我还是会爱上淑女屋-幽兰花香

22年后 我还是会爱上淑女屋-幽兰花香

▲UMA WANG

看到现在百花齐放的中式设计时,你会不会好奇第一个将中式风格与西式版型结合并带上国际舞台的设计师是谁?

《老友记》里的Phoebe曾穿过Vivienne Tam标志性的薄透紧身衣出场,这件衣服并没有强调中式设计,仅仅将一幅唐卡印在胸前,上身甚至还颇为立体。这种图腾紧身衣一度在国内市场很走俏,翻翻妈妈的衣橱说不定还留着存货呢!

22年后 我还是会爱上淑女屋-幽兰花香

22年后 我还是会爱上淑女屋-幽兰花香

▲《老友记》

Vivienne Tam便是最早在纽约崛起的中国女设计师,1994年首次登上纽约时装周便惊艳亮相,1995秋冬系列更是不得不提的标志性大秀。

民国年代穿旗袍的上海女郎印花配合高级缎面打造的中国红,东西方模特驾驭得各具风情;用波普艺术再创作,服装版型既保留了中式的含蓄也更适应时代对中式文化的理解。大秀之后,Vivienne Tam也因为善于大胆运用东西合璧的印花一举成名。

22年后 我还是会爱上淑女屋-幽兰花香

22年后 我还是会爱上淑女屋-幽兰花香

22年后 我还是会爱上淑女屋-幽兰花香

品牌设计师谭燕玉从小就喜欢穿自己做的衣服过年,“只有在中国文化中才能激发创作灵感”,后来她常常在北京寻求创作激情,四合院、胡同、老式家具在她眼中都有着独特的韵味。

千禧年前后是她的创作顶峰,红色、龙元素、盛开的牡丹……这些看似传统的中国元素总能在她手中焕发出艳丽却不落俗套的魅力,现在如果能淘到一件可是相当珍贵呢!

22年后 我还是会爱上淑女屋-幽兰花香

▲Vivienne Tam 1998秋冬系列

22年后 我还是会爱上淑女屋-幽兰花香

22年后 我还是会爱上淑女屋-幽兰花香

▲Vivienne Tam 1999春夏系列

谭燕玉还在2000年发行艺术书籍《China Chic》,里面分九个章节:衫、囍、好、热、通、明、清、市、融,来讲述自己对中国传统艺术的研究,包括服装、京剧、民俗、绘画等方方面面。

如此神秘的东方世界也启发着后来无数设计师进行灵感创作。

22年后 我还是会爱上淑女屋-幽兰花香

22年后 我还是会爱上淑女屋-幽兰花香

22年后 我还是会爱上淑女屋-幽兰花香

22年后 我还是会爱上淑女屋-幽兰花香

22年后 我还是会爱上淑女屋-幽兰花香

22年后 我还是会爱上淑女屋-幽兰花香

▲图片来自小红书@柳宗源

22年后 我还是会爱上淑女屋-幽兰花香

什么能代表国产工艺?

56个民族,18般武艺

现在有很多把针织玩得炉火纯青的中国设计师品牌,swaying擅长通过结构的变化带来温柔且坚毅的针织美学;nume的特殊针织技法让每件成衣透着烟波浩淼的仙气儿……不难发现,咱们的设计和“羊咩咩”是很有渊源的。

22年后 我还是会爱上淑女屋-幽兰花香

22年后 我还是会爱上淑女屋-幽兰花香

▲ERDOS × swaying

22年后 我还是会爱上淑女屋-幽兰花香

▲nume 2022春夏系列

但要说最能体现国产羊毛羊绒手艺的服装品牌,莫过于成立于1980年的鄂尔多斯。

鄂尔多斯集团是从羊绒衫厂逐步成长壮大起来的现代企业集团,羊绒、煤炭、电力、冶金、化工五业并举,其中羊绒产业是集团事业基础。发展至今,鄂尔多斯有了一套非常成熟的羊绒制作工艺,品牌高端线1436更是被称为“羊绒界的红旗”,是能在国际上占据一席之地的中国羊绒品牌。

22年后 我还是会爱上淑女屋-幽兰花香

22年后 我还是会爱上淑女屋-幽兰花香

纵观鄂尔多斯的发展,他们也是众多国产老牌中时尚敏感度和决策能力相当强悍的品牌。紧跟数字时代的发展,集团在2009年做出了从羊绒品牌向“羊绒时装品牌”转型的决定,次年便签约刘雯拍摄广告大片。

22年后 我还是会爱上淑女屋-幽兰花香

▲ERDOS 2010春夏系列

这项决定并非易事,从同样以“羊”为主要卖点的中华老字号品牌企业恒源祥现在的发展方向就能看到品牌决策的差别。

至今,鄂尔多斯和刘雯的合作系列以及广告大片一再拓宽品牌面向国际的广度,这也让很多人提到中国时髦的羊毛羊绒品牌总能第一时间蹦出鄂尔多斯四个字,称得上是国内品牌与代言人深度合作的典范。

22年后 我还是会爱上淑女屋-幽兰花香

▲ERDOS 2022春夏系列

22年后 我还是会爱上淑女屋-幽兰花香

▲ERDOS 2022秋冬系列

内蒙古这片资源丰富的大草原无疑是中国羊绒“地利”般的存在,就连国际上数一数二的羊绒品牌Brunello Cucinelli、Loro Piana都在中国有基地,甚至羊绒圈还流传着“最好的羊绒在中国”这句话。

不过即便如此,1436制作出的14.5微米小山羊绒与LP和Colombo的13微米绒线技艺还有一定差距,这也是我们未来还需要继续提高的一方面。

22年后 我还是会爱上淑女屋-幽兰花香

▲图片来源于小红书@大衣薯

品牌要兼顾品质与设计,还要传承富有我们特色的审美与工艺,这绝非易事。但好在56个民族,18般武艺,各有各的绝活儿。

在这片肥沃的土壤,希望每位设计师都能得到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灵感。

22年后 我还是会爱上淑女屋-幽兰花香

平心而论,仅凭设计师是很难给“中国设计”下定义的。我们地大物博,各个地方有各个地方的风土人情,任何一个人、一个品牌都无法做到面面俱到。但求每位中国设计师能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学习、深耕、传承,但求中国出品,必属精品。

只想快钱不会长久。慢慢来,不过才73年,我们一起成长。

暂无评论

相关推荐